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首页元素
“花钱早教为哪般”——社会转型期的家庭公共政策网络调查第一期分析报告
发布日期:2014-05-14
    近来,一组“不靠谱的80后父母带孩子”图片在网络中热传,照片中,年轻的父母们姿势不同,或是把孩子平放在网吧的桌面上,或是竖背在自己的后背上,他们专注的目光都统一集中在电脑屏幕中激烈的游戏上,“妈妈生,姥姥养,爸爸回家就上网,姥爷天天菜市场”这句笑谈成了众多家庭的真实写照。是什么原因导致了80后父母在子女的早期教养问题上难以“断奶”?人们对隔代抚养和婴幼儿早教持有怎样的观点?政府和社会组织又能为此问题的解决做些什么?2014年3月,上海市妇联与复旦大学社会性别发展与研究中心围绕“花钱早教为哪般”,开展了第一期“社会转型期的家庭公共政策”网络调查。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226份,其中:男性参与者62位,占比27.43%,女性参与者164位,占比72.57%。问卷数据显示:
  一、被访者认为0-3岁的父母养育对孩子长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是生活压力等原因导致诸多家庭不得不选择隔代抚养。
  1、绝大多数被访者都认同0-3岁时父母养育的重要性。
  儿童发展的研究表明,婴幼儿时期的经历对个体发展具有重要影响,绝大多数被访者对此表示赞同。当被问及“您是否赞同0-3岁是个体智力发展的关键时期”时,有38.50%的被访者表示“非常赞同”,53.98%的被访者表示“比较赞同”,累计占比92.48%,另有5.31%的被访者表示“说不清楚”,只有5位被访者表示“不太赞同”或“不赞同”。
    而当进一步问及您是否赞同“父母是0-3岁婴幼儿最好的养育者,而隔代抚养则对孩子的长期发展不利”这一说法时,也分别有33.63%和52.65%的被访者表示“非常赞同”或“比较赞同”,累计占比86.28%;10.62%的被访者表示“说不清楚”;只有7位被访者表示“不太赞同”或“不赞同”。
  2、面临工作压力、缺乏独立精神和幼托机构是隔代抚养流行的主要原因。
    针对目前普遍的隔代抚养现象,被访者认为首要原因在于“80后工作压力大且生活节奏快”,此外,“老人对子女的生活不舍得放手”、“80后缺乏独立能力和负责精神”和“社会缺乏相应的早教和幼托机构”也有一定解释力。
    二、被访者对商业早教课程持一定保留态度,价格是影响购买的重要因素。 
    1、被访者对是否购买商业早教课程颇有犹豫,价格是重要影响因素。
    目前,我国有不少商业性质的“早教机构”开设针对婴幼儿的娱乐、艺术等课程,大约每节45分钟的课程收费100-200元,每周1-2节课程,当被问及“假设您家里有0-3岁的婴幼儿,您是否会带子女参加这样的课程”时,明确表示“会参加”和“不会参加”的被访者分别只占10%左右,而51.77%和15.93%的被访者分别表示“可能会参加”和“不太会参加”,还有一成左右的被访者认为“说不清楚”,显示被访者对于是否购买商业早教课程并不确定。
  当进一步问及“如果不考虑经济因素,您是否会带子女参加针对0-3岁婴幼儿的商业早教课程?”时,明确表示“会参加”的被访者从之前得10.62%上升到了47.35%,加上“可能会参加”的被访者,累计达到88.50%,较之前有大幅提高,表明较高的价格是被访者对购买商业性质早教课程存有疑虑的主要原因。
  2、对早教课程的评价莫衷一是,主要作用在于提供让孩子相互接触的机会。
  被访者对早教课程的评价并不一致。当问及“下列哪项最能描述您对早教机构所提供课程的感觉或者评价”时,大多数被访者选择了“用早教替代小托班,能让孩子相互接触”,占比37.17%;另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被访者对早教的专业性给予了肯定,认为“通过专业早教辅导,有利于婴幼儿成长”。但是,也有三分之一的被访者对早教课程给予了较负面的评价,认为“就是让孩子玩罢了,除此之外没有作用”,甚至“商业机构一味盈利,很难信任其有效性”。
  三、多数被访者对针对1岁以下儿童的日托机构仍有疑虑,愿意每月为婴幼儿日托支付1000元左右费用。
   1、被访者对为低龄儿童选择全日制日托机构心存疑虑,难以彻底放心。
  在法国等欧洲国家,3个月-3岁的婴幼儿的入托率达到了33%,但是被访者对选择此类日托机构仍心存疑虑:只有五分之一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会把0-3岁的子女送到政府监管下的全日制日托机构,另有近六成被访者表示大概会。
  难以做出明确肯定性抉择的主要原因在于对隔代抚养的信任和对日托机构难以彻底放心:当问及对此类机构的评价时,也只有四分之一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会放心送过去,孩子比家里照料得好”,而各有三分之一的被访者认为“有可能会选择,但仍倾向请父母照料”和“可靠度提高了,但还是难以彻底放心”
  2、多数被访者认为1岁以上可全日制幼托,支付意愿月均1000元以下。
  虽然部分欧洲国家为3个月以上的婴幼儿提供全日制幼托服务,但是针对低龄婴幼儿的全日制看护在我国可能仍未达到普及阶段。我们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94.69%)被访者都认为不可以把1岁以下的婴幼儿委托给政府监管下的全日制日托机构进行看护,其中,半数被访者认为最低年龄是2岁,还有四分之一的被访者认为是3岁。此外,当问及愿意为此类日托机构支付的最高月费用时,超过七成的被访者表示为1000以下,另有两成被访者愿意支付1000-1500元。
  四、政府提供婴幼儿早教的相关公共服务很有必要,妇联主要起协调作用。
  1、被访者非常认同政府提供婴幼儿早教的必要性,政府相关工作的知晓度还有待提高。
  2013年初,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的通知,决定在上海市、北京市海淀区等14个地区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建立面向社区、指导家长的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体系;此外,全国政协委员曾在2013年“两会”上提交提案,呼吁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纳入公共教育体系,并对早教市场规范管理。对于这些工作,当问及被访者是否了解时,有三成被访者表示“没有听说过”,另有五成以上被访者表示“听说过,但不了解”,只有一成被访者表示“非常了解”,显示被访者对政府关于婴幼儿早教的试点工作并不十分了解。
  然而,虽然被访者对相关试点工作和提案的知晓度仍有待提高,但是绝大多数被访者都认为该工作很有必要,认为“非常有必要”的占比45.13%,“有一定必要”的占比48.67%,二者累计达到93.81%。
  2、知识咨询与培训、时间可定制的灵活日托最受欢迎。
  对于“政府正在试点建立的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体系最应该提供哪些服务”这一问题,被提及频次最高的选项依次为“为年轻父母开设早教知识咨询服务和培训”和“为婴幼儿提供时间可定制的灵活日托服务”,分别占比29.41%和23.38%。此外,也有各15%左右的被访者提及“为商业早教机构或者家政工提供专业培训”、“为婴幼儿提供类似商业早教机构的不定期课程”和“为婴幼儿提供每天8小时的全日制日托服务”。
  3、婴幼儿早期幼托机构的建立和监管责任主要在于教育部门,妇联主要起协调作用。
  当问及“您认为婴幼儿早期幼托机构的建立和监管应该由下列哪个部门具体负责”时,超过半数的被访者认为应由教育部门承担相关职责,另有三成左右的被访者提到妇幼保健机构的责任;对于妇联在建立婴幼儿早期幼托机构过程中的作用,半数被访者认为核心在于“协调”,另有三成被访者提到了“监管”。
                                           (来源:上海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