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调查思考
宝应:个人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建立的现状及问题分析
发布日期:2017-12-06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和谐的基石。近年来,影响婚姻家庭和谐稳定的主客观因素不断增加,导致婚姻家庭领域的矛盾纠纷多发频发。尤其是在家庭暴力、家庭纠纷、情感纠葛等方面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从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本质来看,多源于日积月累的生活小事,道理情理法理渗透其中,第三方适当介入,进行调解,往往是解决纠纷比较好的途径。既满足了当事人解决纠纷的需求,又体现了‘和为贵’的宗旨,引导家庭成员化消极排斥为包容理解。个人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的成立正好解决了这样的难题。

一、氾水镇个人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现状

可是在现实中,氾水镇28个村居中,挂牌的调解室目前仅有我们迎丰村的立芳个人调解室。顾立芳是我村离休妇代会主任,今年已经77岁了,自1991年退休后就一直在家中义务为全村群众进行调节工作。农村的矛盾错综复杂,常因地基高低、婆媳不和、顽童斗嘴等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吵架动手。多年来,她热爱农村基层人民调解工作,凭着对乡亲们的一片赤诚,常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解各种社会矛盾纠纷,营造了和谐社会环境,顾立芳同志把维护村里的稳定,化解矛盾纠纷,推动和谐社会建设,保障村民群众合法权益作为衡量基层人民调解工作重要标准,推动了迎丰村和谐建设步伐,为氾水镇的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受到群众的敬重和爱戴。2014年,立芳调解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通过顾立芳个人调解室我们也看到在个人调解这方面我们基层妇联还存在的问题不少。

二、存在问题

(一)无正式场所、工作人员和工作经费

调解室一般设在村、居的妇女儿童之家,有的甚至没有场所,调解员在家中调解,没有适合调解家事的相对独立的调解场所,导致很多群众不愿意来调解;没有调解经费支持,加大了调解员调解的难度。像我村的立芳个人调解室设在顾立芳本人家中,长期的调解工作给顾立芳及其家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不便;目前所有调解产生的一些费用都是顾立芳本人自行承担,虽然调解成功市县有一定的补助,但是要求卷宗材料完整、当事人签字等等手续材料齐全才可以申请,对于顾立芳这样的老人,有一定的难度完成。顾立芳今年已经77岁高龄,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所有调解工作都需要顾立芳一人完成,调解卷宗等顾立芳无法自行完成,村妇联也为顾立芳配备了一名兼职工作人员帮助其完成卷宗等工作,但仍有不便。

(二)调解人员素质能力参差不齐,业务水平不专业

调解员主要是由基层妇女干部、法律工作者等兼任,大多数都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心理和法律培训,主要是借助于自身的人生经验进行调解。立芳个人调解室目前所有的调解工作由顾立芳一人完成,顾立芳本人是初中毕业,又退休多年,由于年纪较大,也没有参加过相关业务培训,调解多凭自己多年村妇联工作经验进行。尤其在帮助年轻人调解时明显存在代沟,交流有困难。

(三)个人调解室宣传力度、政策支持力度不大,难以形成影响力

个人调解室多规模较小,往往是周边居民才会上门调解,即使调解成功后一般人会抱着“家丑不外扬”的观念不予宣传,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个人调解室的存在,经常是我们的调解员不经意了解到一些家庭存在矛盾,主动上门服务。目前政府部门、司法机关的政策支持较少,很多群众根本不晓得有个人调解室的存在,只有个别调解室,如伏大妈的“正予调解室”等在电视台的宣传之下,影响力较大,导致了调解员的知名度直接影响调解数量,一些默默无闻的调解室无人上门要求调解,有名气的调解室忙不过来的现象。

三、建议对策

(一)整合社会资源,项目化操作

上级部门可以互相协调,将个人调解室纳入司法综治大条线内,与综治、司法等实行资源互补、信息互通人员互助、、业务互联的人民调解工作格局。同时可以与专业的社会组织互联,以项目化操作,利用社会组织里的专业人士以专业的技术为群众调解,同时争取相关的项目经费,减少调解员的工作难度,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调解作用,实现其社会效应。

(二)加强规范化建设运作,提升调解员专业素质

个人家庭纠纷虽是小事多,但是具有发展快、易激化、成因复杂等特点,对调解员的能力水平和调解方法、技巧都有很高的要求。这就需要上级妇联组织加强队伍建设,配备聘请专兼职人员、协调志愿者队伍等,多渠道吸纳调解力量,并加强业务培训、现场观摩等多种方式,不断提升调解员的基本技能、工作规范和整体实力。同时需要加强对各个调解室的管理工作,使妇联系统人民调解组织规范有序。

(三)积极宣传引导,扩大个人调解室影响力

相关部门可以将纠纷调解与普法宣传、法律服务、法律援助、平安创建结合起来。结合,利用“三八”维权周、“六五”普法、11.25”反家暴日、“12.4”法制宣传日等重大时间节点,以广大妇女群众和家庭成员为主要宣传对象,广泛宣传与婚姻家庭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引导广大妇女群众和家庭成员树立正确的婚姻观、家庭观,提高家庭成员的法律素养和调适婚姻家庭关系的能力。同时可以利用媒体力量,采用电视采访、网络直播调节工作等方式宣传更多的群众身边的普通个人调解室,不断提高调解工作成效。(宝应县氾水镇迎丰村妇联赵益秀)